| | | | | | |
| | | | | | |
| | | | | | |
 
 
   时尚新闻
   时尚生活
   时尚旅游
   时尚休闲
   时尚服装
   时尚美容
   时尚珠宝
   时尚翡翠
   时尚壁纸
   时尚摄影
   健康时尚
   时尚美食
   时尚男女
   时尚车族
   时尚收藏
   时尚星座
   时尚宠物
   国外时尚
   时尚影视
   时尚游戏
   时尚动漫
   时尚音乐
您的位置中国时尚网->时尚数码
史玉柱变脸转战IT产业 筹资1亿元备战网游
发布时间: 2005-11-26 19:16:42 点击数: 260 次
  作者:张翼
  在IT产业里面好好折腾
  主持人:段永基彻底把四通控股的前途压在健康产业上,四通控股收购脑白金时,你曾对其作出3年期间每年利润的承诺,目前健康产业的销售额已经占到四通控股销售总额的50%,脑白 金、黄金搭档给四通带来的实际利润贡献如何?
  史玉柱:2004年的数字四通控股公告过,纯利1.89亿港元。这是四通控股多年以来首次实现主营业务扭亏为盈,应该承认,脑 白金、黄金搭档置入后已经让四通控股的基本面发生了本质改变。不能说我在还老段的人情,我不忍心看着四通控股长期亏损下去。对于赢利我是有承诺,第一年承诺的利润贡献是9000万港元,第二年是1.7亿港元。我总共承诺了3年的利润贡献,今年是最后一年。关于赔偿,有过约定,但不是什么压力。四通控股CEO我只干了不到一届,现在还看不出我的这个角色有什么变化。理论上说,我可以成为四通控股的第一大股东,之前我也向老段承诺,股权不超过他。两边加在一起,在四通控股里的权重非常之大。所以,我们的利益与上市公司紧密捆绑在一起。
  去年“巨能钙事件”之后,保健品行业一直处于下滑通道,下滑幅度在30%左右,脑白 金、黄金搭档的销售也受到了冲击,下降幅度在10%左右。保健品行业,“第一法则”同样适用,黄金搭档、脑白 金的销售显示是全国前两名,占位靠前的保健产品受市场的冲击会小很多。脑白 金的产品形态已经稳定,预计还是要增长的,增长来自新品的推出。
  主持人:人们常把保健品行业比作“大染缸”,长期浸淫被“污染”的几率非常之大,而且多数做保健品的口碑与形象总是不佳。从做保健品变身搞投资,这种角色转变意在淡化卷入暴利行业的“投机”色彩?
  史玉柱:什么叫投机?我就是赌徒,这无所谓。什么叫赌?无法预知结果,只能凭借自我感觉做的事情都属于赌博。只要投资,你很难预期未来,所有的经营企业者都存在赌博的成分,除非你把所有的钱都存银行吃利息,那就不用赌了。联想集团并购IBM的PC业务不也是赌吗?媒体怎么评论我不是很在乎,如果在乎的话,可能都活不到今天,早死掉了。你可以检索一下,1997年,全国媒体一哄而上,上万篇文章在骂我。经历了那种阵势,人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挺不过去?我现在考虑所有问题都集中于,首先是公司是否安全,其次是我个人是否安全。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,我是摔过跟头的人,大抵已经没有了早年的那种雄心壮志,比如当中国首富,进世界500强什么的,对于这些我看得很淡,没兴趣,我甚至没兴趣把公司做大。我现在是无债一身轻,为了企业安全我严格控制负债率,我自定的目标是绝不超过10%。
  主持人:综观国内网络游戏市场格局,盛大公司一家独大,占到网络游戏市场46%的份额,排名第二的网易公司市场份额为17%,九城、光通等则为第三梯队。目前的行业状况是,70%的网络游戏公司亏损,2004年度仅有10%~15%的厂商盈利,其他的则处于持平甚至亏损状态。进入2005年,网络游戏的泡沫似乎正在迅速退去。偏偏你在这个时候以投资人的身份介入网络游戏。
  史玉柱:我不知道你说的数字准确与否,但可以肯定,亏损的大都是缺乏后续资金支撑的中小网络游戏商。这个产业的进入门槛还不高,有个200多万就可以玩,研发耗费一半经费,资金紧张的前提下游戏产品匆忙面市,加上营销乏力亏损自然难免。
  IT出身的我一直对这个行业存有浓厚兴趣,网络热潮时,我还真想做个门户网站,被内部会议否定了,那时巨人正处在危机前夜。脑白 金做火了,还了老百姓的钱,手头有了余钱,我开始郑重考虑在IT产业里面好好折腾折腾。
  偶然的机遇,碰到一个研发网络游戏的团队,他们有很好的想法,出色的研发技术,和他们交流过多次以后,我的冲动被点燃。进入网络游戏市场之前,我们专门请来专家进行论证,也拜访了一些行业主管领导,当时我急于搞明白一个关键问题:“网游市场维持现状还是因为政策限制缩小。”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至少在8年之内或者更长的年份里,网络游戏的增长幅度将保持在30%以上。基于这样的判断,我们尝试性投资网络游戏产业,属于投石问路、边做边看。当时我就想,给他们钱,把这款游戏做到全国第一。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在2004年11月18日注册成立的,集研发、运营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互动娱乐企业,目前正处在创业阶段。巨人投资占股75%,另外的25%由经营管理层持有。网络游戏投资的性质应该是介于风险投资和常规投资之间,为这个项目,我们准备了1亿多元。黄金搭档的一位副总参与了前期筹办,同时我们也参与一些局部的经营管理工作。但是在上海健特、黄金搭档有具体工作的人员,不会允许介入网络游戏公司。明年年初我们将推出一款自主研发的游戏,无论功能设置还是画面设计肯定全国第一。只要资金充裕,方向把握好,网络游戏一定赚钱,资金、产品、营销是三个关键要素。
  上周公司刚完成了2000万元的增资扩股,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、董事会要调整,但还不到具体披露的时候。投资网络游戏是我自己的主意,和段总无关。我注意到,外界也在猜测,我们这个网络游戏公司将来会不会卖给四通控股,我想应该不会。我可以告诉你我真实的想法,我要一步步把这个网络游戏公司经营好,最终推向纳斯达克。
  克制欲望为公司的资金买一个保险
  主持人:尽管有着“多元投资,多元经营”的印记,但你现在可以说是专注在健康产业、IT产业两条战线作战,这算不算是一种变相的“多元”?“多元”一直是你心中最大的痛,远离“多元”是你人生最大的教训。
  史玉柱:做投资我有优势,至少我知道什么行业绝对不能投。尽管我一直克制着少投项目,不过我还是太冲动。两类项目总会让我眼睛发亮,一类是银行,一类是IT。我坚持认为,对企业来说,发展是第二位,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。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公司要赢利要好好活着。对我来说,最大的挑战是克制自己的欲望。对于众多民营企业来说,最大的考验不是能否抓住机会,而是抵制诱惑。很少有企业因为没抓住机会倒闭的,企业出问题,大多是在战略上出了问题,进入到了不该进入的行业。避免投资失误,既靠自我禁止也靠机制约束,7人的投资委员会,但凡一个项目,投票不过半数的项目肯定放弃。这些年来,否定的投资项目超过2/3,我现在也强烈地感觉到,两条主线的战略有问题,肯定要砍掉一条,但目前哪一条线都暂时不想放弃。至于该砍掉哪一个,我还不知道,看产业的发展。再往前走一年,战略方向会更加清晰。砍掉其实就是有好的机会高价出售、变现。变现很重要,但如果一个产业我有长期持有的打算,一般不轻易考虑变现,比如网络游戏。其他的投资则属财务投资性质,人员不牵涉进去,随时变现。比如我在香港购买中海集运的流通股,参股华夏银行、中国民生银行都可归在财务投资范畴,即时变现,即使亏了回收的还是现金。
  主持人:你曾经说过“有资产无现金是痛苦的”,当年巨人集团的垮掉是因资金链条的断裂,倘若银行施以援手情形当大不同,所以至今你对银行充满复杂感情。淡出脑白 金一线业务后,你先后参股华夏银行、中国民生银行,为的是建造“资金蓄水池”,“松弛”资金链条。
  史玉柱:那倒也不是,我们现在是华夏银行的第六大股东,中国民生银行的第八大股东,按照规定投了哪个银行就不能从它那里贷款。更确切地说,银行投资其实就是财务投资性质。前两年,脑白 金的现金回流非常可观,账面现金余额非常充沛,现金趴在财务那里,我经常失眠,睡不着觉。生怕哪天头脑一发热,投了不该投的行业,再次酿成终生遗憾。所以我在寻找“风险不大、变现能力强”的行业,从而平掉账面现金。账面有个基本的现金流量足够了,不必趴着十多个亿。基于以上认识,我投资了银行,回报相当不错,3年翻了一番,关键是没有太大风险。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增持在华夏银行、中国民生银行的股份。
  我们自己不叫“资金蓄水池”。第一储备的是现金,也不能太多,否则就浪费了;第二是投能够保值的国债;第三投的是回报较高、变现容易、相对安全的行业。这三条路都是公司的“资金的战略储备”,一旦出现重大问题,可以随时拆借。不光投银行,去年我们用两个亿买了中海集运的流通股。这些等于都是为公司的资金安全买的一个保险,让公司的资产流动性更优。
  没有害怕做大 一切顺其自然
  主持人:做大做强几乎是所有企业苦心孤诣的目标,而你则对此充满恐惧。
  史玉柱:我没有害怕把公司做大,我觉得一切顺其自然,刻意地去做大,很危险。不刻意做大,反而能够做大,反而比刻意的还要快速。我对现在的自己还算满意,公司不大,但很健康。你说我发展慢吗?也不慢了。今年是脑白 金面世的第9个年头,你们媒体不是经常说脑白 金火不过3年嘛,3年过去又说火不过5年,现在9年过去了,我不知道,在媒体算来,脑白 金到底能活多少年?我也知道,国家统计局曾经对前十大畅销的保健品寿命做过评测,平均寿命是9.4岁。媒体在爆炒这个数字,好像脑白 金马上寿终正寝了。9.4岁是怎么算出来的?意思是说,如果前十大畅销保健品今年死亡的话,平均下来是9.4岁,而不是说保健品只能活不过10年。保健品的生命周期比以前拉长了,有人在传播上偷换了概念。把产品做好才是根本,对一个企业来说,动作越少越好。这句话的原创者是步步高老总段永平,十多年前当面聊天时听说了这句话,当年的我不理解,巨人倒掉我复出之后逐渐品出了这句话的内涵。
  主持人:对媒体,你依然有意识地回避。不像2001年复出时,精心策划还钱的“大新闻”,以个人故事换取媒体版面,引得全国媒体都为你“忽悠”。
  史玉柱:2001年还钱的“新闻”不是策划,至于全国媒体的报道也是被你们生逼出来的。不管外界怎么评价,其实说到底我不是太张扬的人。能回避就回避,尽量少接触,因为我现在没这个需要。
  1962年生,安徽怀远人。198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,分配至安徽省统计局。1989年1月毕业于深圳大学研究生院,获软科学硕士学位,随即下海创业,于1991年创立巨人公司。1995年,推出12种保健品,投放广告1亿元,当年被《福布斯》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。1997年初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,媒体“地毯式”报道巨人财务危机,巨人集团名存实亡,但一直未破产。2001年1月,通过珠海士安公司收购巨人大厦楼花还债,同时,新巨人在上海注册成立。2004年,段永基总共支付27亿元分两期购买脑白 金、黄金搭档的相关资产。史玉柱担任四通控股CEO。所获荣誉: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、2001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。
  “我能”人物点评
  巨人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史玉柱
  不怕失败,东山再起,
  敢于承担个人责任,
  我能
  八卦老板
  现在还看“毛选”吗?
  看啊,为什么不看?有时间就看,我从来不把自己当年的失败归因于误读“毛选”,我依然推崇“毛选”。
  你吃脑白 金吗?
  睡不着觉就吃,出差常带着。
  打高尔夫吗?
  不打,从来不打。
  巨人倒掉后,你曾去爬珠峰,现在还有此打算吗?
  没有了,体力跟不上。
  你觉得自己最大的缺点是什么?
  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不太专心,比如管理问题。缺点很多。
  这些年来最伤心的事情是什么?
  陈国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,我们一个宿舍,他住下铺,他是我最好的帮手之一。复出之后,他长期担任上海健特总裁。2002年那会儿我在兰州开会,接到了上海的电话,说陈国总裁出车祸了,我当场就蒙了,嘴里喃喃着,“不可能吧。”连夜飞回上海,回去之后人已经不行了,这件事是仅次于巨人倒掉的打击,打击很大,全公司把业务都停掉处理后事,那是一种痛失左右手的伤痛。每年清明,我和公司的高层都要去给他扫墓祭奠。现在我对车的要求很高,坐SUV为主。另外加了一条规定,干部离开上海禁止自己驾车。
  主持人的话
  有多少传奇可以重来
  必须承认,史玉柱其人极富煽动性,用他手下干将的话是“老史这人总能把事情说得特别有吸引力”。如果你一直追随他,即使最艰难的时光,你都会毫不犹疑地坚信他还会成功。这是史玉柱经历“大落”保持挺拔站姿的奥秘。史玉柱时常将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:“我和我的团队感情都不错。”
  旧部新众总是为史玉柱设定的目标吸引,卒子过河、不惮前行。眼下,史玉柱正一门心思搅和在网络游戏的过热产业里不能自拔,不过不用过分担心,史玉柱不在一线操盘,而是制定游戏规则的投资人。从幕后推手到前台主角,再折转幕后,5年多来,随机应变、随需而动,史玉柱蒙太奇般切换着个人角色。这一次,可以看做史玉柱职业生涯的关键转轨。史玉柱有千万般理由标榜“心态好”,攀爬珠峰触摸过死亡的他绝对可以做到宠辱不惊。
  4年前,在北京的香格里拉饭店,本报记者曾与复出伊始的史玉柱有过彻夜长谈。那年那月的史玉柱还系着“巨人牌”领带,言及往事不乏伤感。史玉柱被媒体“折磨”得高度敏感,这一点不假,但他也老于世故娴熟拿捏着自己的故事与媒体“交易”。一度,史玉柱和他的保健产品终日生活在“媒体围剿”的阴影里,如履薄冰。所作所为稍不“检点”,就会陷入口诛笔伐的恣肆汪洋之中。政策分析和舆论导向是史玉柱长期警觉的所谓风险。当年,史玉柱还在反思要补上“媒体公关”这一课,上海健特高层过去对记者的“严防死守”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步。现如今,在媒体公关方面,游刃有余的史玉柱化被动为主动,这是他这些年来的最大收获之一。
  史玉柱还能被人们尊敬多久?撇开投机取利的暴利生意不谈,史玉柱最有价值的核心竞争力是他的“营销心术”。在史玉柱精心搭建的上海健特的组织体系里,最庞大的部门是营销策划部,史玉柱长期兼任策划总监。史玉柱从来不看科特勒们的营销书籍,但他牢牢地把握住了营销的终极方向——消费者,为此,史玉柱经常在《巨人报》上鼓吹——“营销的老师只有一个,那就是消费者”。史玉柱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,即使是现在,史玉柱也偶尔蹿进上海的弄堂里和老头老太太们聊天。现在,多数情况下,史玉柱会和80后一代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厮混,他要把握住,这些年轻人到底爱玩什么样式的游戏。
  深居简出、大隐于市、清净慎独的史玉柱还会有传奇吗?在他眼里,巨人招牌、《巨人报》的存续本身就是一种传奇。此外,史玉柱不再需要传奇故事的烘托,而且他也不大可能制造更多的传奇经典。网络游戏会是史玉柱的新传奇吗?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中国经营报


同类信息:
中国时尚网版权声明
 ① 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中国时尚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中国时尚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中国时尚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 ② 本网未注明"稿件来源:中国时尚网"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"稿件来源:中国时尚网"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时尚网联系。
关于我们 本站公告 客户服务 广告服务 欢迎合作 网站制作 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人员招聘 欢迎投稿 联系我们
ICP证:桂ICP备05001541号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时尚网 版权所有
通用网址:中国时尚网 客户服务电话:0773-5839443 传真:0773-5858533 邮箱:cnss158 @163.com
中国-桂林